網站首頁 >> 會員展示 >> 文章內容

qq飞车封号查询:云南昊龍實業集團有限公司

[日期:2013-11-04]   來源:昆明市昭通商會  作者:昆明市昭通商會   閱讀:22747次[字體: ]

qq飞车论坛体验服 www.orbae.icu

    昆明市昭通商會會長單位云南昊龍實業集團有限公司,成立于19983月,經過十余年的發展,公司現已形成以礦產、水電、房地產、建材為主業,化工、建筑、物流、服務業等多業并舉的格局。集團控股參股公司30家,總資產已超70億元,從業人員7000余人,包括了350名下崗職工和100名殘疾人。

    云南昊龍實業集團有限公司在云南、貴州、西藏等地擁有銀鉛鋅礦山14座;有鉛鋅采選廠6個,年產鉛鋅精礦8萬金屬噸;有年產10萬噸電爐粗鋅廠、10萬噸硫化鋅焙燒生產線各一個,年處理20萬噸硫鐵礦制酸、60萬噸電石、20萬噸重鈣、20萬噸氫鈣、5萬噸粗鋅精餾等項目正在建設之中。公司擁有昭通巧家縣年產100萬噸水泥廠、魯甸縣年產60萬噸水泥廠及水富縣年產60萬噸水泥粉磨站各一個;在昆明、昭通等地相繼開發了牛欄江黃角樹水電站、巧家清水河水電站、祿勸普渡河鐵索橋水電站等7個中小水電站,總裝機達50余萬千瓦;昆明、昭通兩地 2000余畝房產開發項目也于2010年啟動建設。

    公司多次被稅務部門授予納稅先進單位稱號,先后躋身于昭通市私營企業50強、云南省民營企業100強、云南百強企業、云南省優強企業、中國民營企業綜合競爭力50強之列。

昊龍集團在自身不斷發展壯大的同時,一直在積極努力向社會回報,多年來,公司向社會公益事業捐款累計達3億元,善款惠及教育、衛生、社會公益、救災、扶貧、市政、交通、新農村等領域及困難群體。

公司注重科學的經營管理,努力創建昊龍文化。昊龍員工始終堅持“我們不是最好,但我們會做得更好”的企業發展理念,以“講質量、重信譽、守合同”為宗旨,建立健全以質量管理、成本管理、財務管理為核心的目標責任制,全力打造“青春昊龍、和諧昊龍、品牌昊龍、百年昊龍”,努力為中國西部地區社會經濟發展做出貢獻。  

 

昊龍是一個傳奇

而馬永升就是這個傳奇中的創富英雄

 

馬永升先生簡介

馬永升,男,回族,19654月生,昭通市魯甸縣人,大學本科學歷,中共黨員,現任云南昊龍實業集團有限公司黨委書記兼總裁。主要社會兼職:政協云南省委員會委員、云南省工商聯副主席、云南省光彩事業促進會副會長、云南省中小企業發展協會副會長、云南省鄉鎮企業協會副會長、昭通市人大代表、昭通市政協常委、昭通市工商聯副主席、政協魯甸縣第七屆委員會副主席、昆明市昭通商會會長。

    永升投身民營企業以來,以發展為第一要務,用敏銳的眼光、清晰的思路、過人的膽識、超前的意識、堅韌的毅力和頑強拼搏和精神帶領昊龍員工,艱苦創業,使企業每年上一臺階,為社會做出了突出貢獻,業績得到了社會各界的廣泛認可,個人榮譽滿身。

永升的個人榮譽不勝枚舉,除具有“省優秀企業家”、“省勞動模范”、“省優秀非公有制企業家”、“省優秀工業企業家”、云南省第一屆“光彩之星”多種榮譽稱號外, 還獲得了“全國優秀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建設者”、中華全國總工會和中華全國工商聯授予全國“關愛員工優秀民營企業家”稱號;榮獲過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政部“中華慈善獎”;200812月被中華全國工商業聯合會授予“抗震救災先進個人”榮譽稱號;20094月榮獲中國光彩事業促進會“光彩事業突出貢獻獎”, 20097月榮獲中華慈善總會“中華慈善突出貢獻人物獎”等,不一一列舉。

永升在發展的同時不忘回報社會,在積極地支持地方建設、參與公益事業等方面對社會捐資已近3億元。多次榮登胡潤慈善榜,是云南屈指可數的慈善家。

馬永升先生出席第六屆中國回商大會,圖為與會期間與外國朋友進行廣泛交流。

 

人杰地靈 日新月新

——從魯甸的人文歷史傳統解讀今日昊龍現象  

 昊龍是一個傳奇,而馬永升就是這個傳奇中的創富英雄。

 從十多年前的10幾條人槍,到今天的6500名職工,從一個小建筑隊發展到中國民營企業最具競爭力的50強,從一個小老板到2009年胡潤財富榜的云南首富和云南首善,昊龍和馬永升只用了12年時間——這就是外界熱議的關于“財富、責任、夢想”的“昊龍現象”。
    昊龍誕生和成長于烏蒙大地,那么,昊龍崛起的背后,有沒有一種來源于地域和文化的特殊力量呢?如果我們把目光投向魯甸的歷史深處,我們會驚訝的發現,今日昊龍現象似曾相識,魯甸的千百年歷史一直反復重復著三個關鍵詞:英雄、事業和財富。
   就讓我們走進魯甸的歷史,尋找昊龍騰飛的歷史和文化的基因吧!

一、望帝故里: 英雄的業績從魯甸出發
    魯甸縣桃源鄉野石村有一個大型的青銅器時代遺址,云南省文物部門組成的專家組對野石山進行了小面積發掘,僅在425平方米的面積,就清理出文化層5層,出土了大量的罐、碗、缸、壺、杯、蓋、紡輪等陶具,其中以束頸垂腹耳罐、折沿碗、三系壺、帶流器最具代表性。出土銅器13件,有錐、錛、削等。出土石器100件,有錛、斧、箭鏃、紡輪、雙孔刀等。據碳十四測年報告,該遺址年代在距今3200年左右,為青銅器時代一個大型村落遺址。
   顯然,早在三千多年前就有人類在魯甸繁衍生息。在那個遙遠的年代,為什么就會有如此發達的制陶、冶煉技術呢?這跟一個十分重要的人物和神秘的“三星堆”文化密切相關。
   據西漢楊雄《蜀王本紀》載:“有一男子,名杜宇,從天墮,止朱提。有女子名利,自江源井中出,為杜宇妻。乃自立為蜀王,號曰望帝……”晉常璩《華陽國志》中也有相似的記載“后有王曰杜宇,教民務農,一號杜主?!笨梢鑰闖?,杜宇和其妻梁利均是地地道道的魯甸朱提山人。
   后來,杜宇部落憑借與梁氏部落聯姻,壯大了勢力,不斷向北方擴充勢力,最終打敗了在郫邑稱王的魚鳧氏族而建立了蜀中第一個王朝。正如劉少匆在他的《霧中王國——神秘的三星堆》一書中所說:“杜宇一族崛起于更南的昭通?!閉蛭绱?,在魯甸野石青銅器時代遺址出土的石器、陶器和青銅器,它們的紋飾、器物造型、材質就跟“三星堆”的出土文物有了相似之處。2007年12月,中央電視臺和四川電視臺與“三星堆”博物館聯合組成題為“尋訪南絲路,探秘三星堆”的考察團來到魯甸,先后到了野石山、樂馬廠等地進行察看,并詳細查看了魯甸文管所館藏出土文物,他們對魯甸野石山出土的少量青銅器很感興趣?!叭嵌選輩┪錒莨莩ばは冉壬?,他們終于“在魯甸看到了‘三星堆’文化的影子?!?/span>

   讓我們走出歷史回頭看昊龍,顯然,在烏蒙母親懷抱中實力不斷壯大的昊龍集團選擇了和杜宇部落同樣的走出去發展戰略。今年6月份,昊龍集團作為戰略投資人,以1.8億元人民幣增資云南空港百事特商務有限公司,并持有45%的股權。云南機場集團確認,這是迄今唯一第一筆,也是最大一筆民營資本參與昆明新機場相關基礎設施建設。也是在今年7月,經云南省人民政府批準,昊龍集團參股的云南昊華融資擔保有限公司正式開業。據了解,昊華擔保公司注冊資金3.8億元人民幣,是目前云南159家擔保公司中規模最大的一家。
 
二、朱提銀都:礦冶業千年不變的創富傳奇
   魯甸的歷史文化,最為耀眼的就是朱提銀文化。
   關于朱提銀,古籍中多有記載。如《漢書.地理志》:“朱提,山出銀”?!逗蠛菏?郡國志》:“朱提,山出銀、銅?!笨杉諏膠菏?,朱提就是重要的銀、銅產地。王莽發行“銀貨二品”新貨幣,其一就是朱提銀?!逗菏?食貨志》:“朱提銀八兩為一流,值一千五百八十,它銀一流值千?!笨杉焯嵋柿恐?。1935年與“建初八年朱提造洗”同時發現的朱提銀塊,經化驗分析,含銀達42%,其余為錫等雜質,王獻唐先生認為是海內“絕無僅有”的傳世漢銀鋌。正因為朱提銀名重海內,故“朱提”也就成了銀的代稱?!疤撲偉舜蠹搖敝壞暮蒼謁氖髦脅晃拮院賴仂乓骸拔矣興?,其銀是朱提?!?/span>

   《滇系.賦產》說:“銀亦上市,軍國之巨政也。中國貨幣出于滇,次則嶺粵之花銀,來自洋船,它無出也……皆滇產銀盛時,內則昭通樂馬……故南中富足,且利天下?!本荽慫得?,樂馬銀廠所生產的白銀,曾經馳名中國,享譽寰宇。乾、嘉時期,中國云南昭通府“樂馬銀廠”為國內最大的企業。據載樂馬銀廠所生產的白銀其量多、質優,廠民多達十萬多人。所以人們稱“樂馬銀廠”所在地魯甸為“銀都”,并不是夸大或溢美之辭。
    乾、嘉年間,魯甸廳樂馬廠的白銀生產量,在當時的全國金融市場流通量中占有重要地位,據傳說:清政府在北京紫禁城門外豎有一塊碑刻,載全國各省府州縣廳地名,由于樂馬廠在魯甸廳境內,很多即將外放的官員們,都想來魯甸廳過一下“三年清知府,十萬雪花銀”的官癮,紛紛走到這塊碑前,找到魯甸廳三個字,用手指劃,由于劃得太多了,其碑刻上面的字都凹陷下去。
   歷史上,很多人通過冶煉朱提銀實現了自己的財富夢想。據《皇朝經世文編》記載,云南總督岑毓英奏云南礦業“從前大廠十數萬人,小廠亦不下數萬。很多前來淘金的人,圓了自己的發財夢。比如一位叫錢與華的,僅僅局限于樂紅銀廠的金絲硐,辦廠過程中,都繳納了課銀幾萬兩?;褂幸桓黿小襖畹槍蟆鋇娜?,于清雍正八年來樂馬廠辦廠,經過一生努力,終于積累了“萬余鎰”的財富,相當于今天的二十幾萬兩白銀。
   讓我們再次比較昊龍,同樣也是選擇了礦冶,實現了自己的財富夢想。只不過歷史上的魯甸人,主要是采銀,而馬永升選擇的,是和銀擁有同一樣顏色的金融鋅。1998年12月,在魯甸縣委、政府的支持下,昊龍抓住國企改革的機遇,兼并了當時資產只有148萬元,負債高達285萬元的魯甸縣礦業公司。從此,昊龍開始涉足礦產開采及選冶產業,一年后,隨著地質勘探的重大突破和公司采選冶技術的革新,到了2005年,昊龍就已實現銷售收入3.8億元,公司發生了脫胎換骨的巨變。

三、創富英雄:魯甸人自古多“首富”
   如果說杜宇是魯甸彝族歷史人物的代表,那么漢族的歷史名人應該首推“西南首富”李耀庭。
   李耀庭(1836-1912),名正榮,云南魯甸人,出身貧苦。因得天順祥票號老板王興齋賞識,而于光緒六年(1880年)來渝,任其渝號管事。渝號雖屬分號,在李耀庭接任后卻成為該票號業務指揮中心。因其擅長經營,天順祥所設分號便迅速擴展到15個?。ㄆ涫憊?8?。?,并在香港、海防設立了代理處,從而使天順祥躍升為南幫票號之首。李耀庭因此而分得巨額紅利,同時其自營鹽號祥發公司亦發展成為川東最大的鹽號,成為“西南首富”。
   李耀庭曾在八國聯軍攻陷北京,慈禧西逃的時候貢銀濟困。也曾在贊助孫中山革命,在老百姓遭遇自然災害而生活困難時,帶領重慶商賈慷慨解囊,為維護川江航運權,還投資白銀三萬兩,開辦“川江輪船公司”,捐資發動肇和艦起義。他的義舉、善舉不勝枚舉。不僅如此,李耀庭還支持兩個兒子參與辛亥革命。
   李耀庭自1880年入天順祥,至1911年結束,經營天順祥長達31年,煊赫一時。創造了富可敵國的巨額財富財富。其晚年在重慶城西鵝項頸修建的禮園,占地數十畝,背倚山城,高挑出世,挾兩江而西望,攬盡雄、險、曠、秀的自然風光。而且院內建筑精巧,風景優美,其園林之盛,甲于西南。蔣介石曾經占用鵝嶺公園并將其作為陪都“行宮”。重慶談判時期,蔣介石正是在如此富麗堂皇的私家園林別墅里,先后會見了周恩來和毛澤東,并與毛澤東在別墅門前留下了一幀舉世矚目的合影。 
    歷史總是有驚人相似之處,在曾經走出“西南首富” 李耀庭的魯甸,2009年,又走出了一位“云南首富”的回族企業家馬永升。
   2000年,馬永生帶領的昊龍公司實現總產值3910萬元,創利稅800余萬元,躋身“云南省民營企業100強”之列。2003年,公司實現總產值1.2億元,上繳稅金604萬元。2007年,公司實現總產值13億元,上繳稅金1.68億元,同年,公司躋身于中國民營企業綜合競爭力50強,排至第11位。2008年,受金融?;撓跋?,公司仍然實現總產值7.5億元,上繳稅金1.0061億元。2009年,昊龍集團已經發展成為一個擁有29個獨立核算機構,總資產達40億元的集團化民營企業。
   2008年“5.12”地震發生后,昊龍集團通過云南省光彩會捐贈1120萬元用于幫助汶川等地震災區恢復重建,此項捐贈是我省非公經濟企業向四川汶川地震災區捐贈的最大一筆捐款。中國光彩事業促進會三屆四次理事會在北京召開,馬永升榮獲了“中國光彩事業特別貢獻獎”。這是中國光彩事業創立15年來首度評選的大獎,也是該榮譽云南省唯一獲得者。作為企業法人,馬永升一手締造了昊龍這個民營企業的騰飛傳奇。這個曾經的農家子弟,這個曾經的人民檢察官,曾經的小型集體企業的廠長,通過自己的打拼,成為了2009年胡潤財富榜云南首富、胡潤慈善榜云南首善。
   從李耀庭到馬永升,一個西南首富,一個云南首富,兩個財富英雄,相繼出于魯甸,只能再次說明:魯甸,人杰地靈,所言不虛!并且,我們有理由相信,在西部開發的新10年,昊龍和云南首富馬永升的財富之旅,前途不可限量!